瑞典不能平静:研发中心面临厄运

发布日期:2014-05-12

  辉瑞针对阿斯利康的收购迄今为止已在英国引发最严格的审查。如今,在另一个与阿斯利康有着紧密关系的北欧国家——瑞典,这单收购又唤起这个国家曾经的记忆。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瑞典监督了阿斯特拉公司(Astra)和法玛西亚公司(Pharmacia)的对外出售行动,并失去了这两家公司设在瑞典的总部。两家公司当时都是瑞典制药行业的明珠。2002年,法玛西亚最终被辉瑞收购,但时至今日,怨恨仍然没有完全散去。
  《当瑞典出售其诺贝尔行业》(When Sweden Sold its Nobel Industry)一书的作者托伦·尼尔森(Torun Nilsson)说:“瑞典真的失败了。由于失去了公司总部,瑞典也失去了它的实力。”这本书谈论的就是阿斯特拉和法玛西亚。

  英国只在乎自己

  瑞典对阿斯利康来说仍然是重要的。阿斯利康有三个规模最大的研究中心,其中一个设在瑞典默恩达尔市,就在哥德堡市南部。在瑞典,阿斯利康雇佣了5900名员工,其中2200人从事研发工作。
  根据欧盟的法律,各国政府可以干预各行各业发生的兼并事宜,以保护公众的利益,比如媒体多元性、国家安全或金融稳定。但是,其他理由如保护科学研究基地等,必须得到欧盟委员会的预先批准,必须与保护资本自由流动的规则相一致。对于打算对此进行干预的政府来说,成功的难度非常高。
  阿斯利康早已在瑞典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此前,它相继关闭了设在瑞典南方隆德市的研发中心,以及靠近斯德哥尔摩的南泰利耶市的研发中心。接近阿斯利康瑞典方面的一位高管说:“如果默恩达尔研发中心将被关闭,这将会给瑞典带来不利的影响。我们对此会非常关注,因为这关乎瑞典的竞争力。”
  在瑞典,私底下的一个担忧是,英国为了保护本国就业而向辉瑞提供的税收优惠政策,可能会让瑞典一方的员工处于危险之中。
  此前,英国唐宁街对辉瑞承诺交易成功之后将20%的研发力量留在英国表示欢迎。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说:“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的唯一兴趣就是确保在英国良好的就业机会、良好的制造业机会、良好的科研机会。我们不会为了争取英国的国家经济利益而道歉。”
  而瑞典并无计划要与英国在知识产权上给予的减税优惠进行一番较量。
  5月初,瑞典企业部长安妮·洛芙试图缓和外界的担忧。她说,无论谁拥有阿斯利康,让研发工作继续留在瑞典是非常重要的。


  演变成欧洲大讨论

  事实上,对阿斯利康未来前途的关注正在欧洲各地演变成为一场更广泛的争论:目前的欧盟法律是否给予成员国足够的干预自由,以保护其在企业经营部门中的国家利益。
  法国正在积极反对,以防止阿尔斯通(Alstom)的能源经营业务成为美国通用电气的“猎物”,而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已经呼吁对任何有关阿斯利康的交易行动都增加“公共利益”方面的考虑。
  5月6日,瑞典财政大臣安德斯·博格(Anders Borg)告诉英国《金融时报》(the Financial Times):“如果我们看到的合并行动基本上涉及的是削减成本开支和为了税收优惠,那么它们可能就是在煽动对欧盟立法提出的新要求和新指令展开新的讨论。辉瑞这次收购涉及到一些税收方面,我认为这有点让人担忧。我们应该对此非常谨慎。”
  博格对辉瑞承诺在收购阿斯利康之后将科学研发工作继续保留在欧洲提出了新的质疑,他说,十多年前辉瑞收购法玛西亚时也做出了相应的承诺,但最终并没有履行它的承诺。
 辉瑞在瑞典留下的记录,让博格对辉瑞计划将阿斯利康研发业务留在英国和瑞典相当怀疑。


  尼尔森:“败局已定”

  “我不知道安德斯·博格能够做些什么。总部已经迁走了,这是败局已定的一个理由。”尼尔森女士认为瑞典政府处于弱势地位,她表示,对瑞典制药行业最感到失望的一个事实是,当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积累了足够与国外竞争对手展开较量的规模的时候,“它们却被卖掉了”。
  上世纪90年代末期阿斯特拉和法玛西亚的出售是瑞典一系列并购交易行动的一部分,这些交易改变了瑞典工业,并促发了ABB和 Stora Enso等公司的创建。正是在这个时期,沃尔沃和斯堪尼亚公司(SCANIA)、SEB和瑞典银行之间的合并努力都失败了。

综合编译/石军 来源/FT.COM
2014年5月12日  来源:医药经济报